欢聚时代高管解读财报:音乐业务营收超预期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2日上午消息,欢聚时代(44.86,3.02,7.22%)(Nasdaq:YY)今天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3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欢聚时代第二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4.090亿元(约合666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878亿元增长117.8%;净利润为人民币9280万元(约合151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730万元大幅增长436.7%。

财报发布后,欢聚时代CEO李学凌及CFO何震宇召开分析师电话会议,解度财报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摩根士丹利(27.87,-0.06,-0.20%)分析师蒂莫西·陈(Timothy Chen):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在推动你们第二季度营收强劲增长的业务当中,主要贡献是来自于YY音乐,还是其他业务?

何震宇:我们第二季度业绩非常强劲,至于你所说的哪项业务贡献最大,就先由我来回答。

在第二季度,YY音乐业务的营收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针对日活跃用户推出了大量活动,出于竞争原因,我们不能具体指出来,但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些进展。在第二季度,我们展开了大量营销活动,推广不同的演出团体,如“520”,中文发音听上去是“I love you”的意思。

我们围绕这些核心团体打造我们的营销活动,这些活动主要是为了推广表演者,让他们尽量满意,提升他们与粉丝的互动水平,以获得虚拟物品。许多表演者对获得尽可能多的虚拟物品感到非常高兴。我们也在YY平台上举办一些活动,提升表演者的人气,比如说年终盛典活动,这种活动在第二季度同样深受用户欢迎。如果用户参与度更高,我们会赠送他们团购券。

从整体上讲,第二季度这些活动更高效,更具互动性,所以YY音乐业务最终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蒂莫西·陈:第二个问题,管理层能否详细谈一谈《快乐男声》对你们财务状况的影响?

何震宇:至于《快乐男声》的问题,先由李总来回答更为全面的问题,我接着来回答有关成本的问题。下面,就让李总来回答《快乐男声》对我们用户基础和整体业务的影响。

李学凌:湖南卫视的合作,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帮助。

首先,从电视选秀节目的制作和运营过程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电视行业的经验。第二,对于我们如何与电视行业做深度的结合,给YY和电视行业建立一个双赢的模式,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就是我们在这方面迈出的非常有意义的探索。第三,我认为通过与电视业比较深入的合作,节目内容的相互作用,这能极大地提高YY品牌在用户当中的知名度。

何震宇:我来回答有关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对YY内容成本和整体财务状况的影响。正如大家所知道的,这种合作并不是不花一分钱就能实现的,我们肯定需要付费。如果大家注意的话,我们其实已经将《快乐男声》的一部分费用作为内容成本,计入第二季度财报。内容成本是指我们付给湖南卫视的费用。

根据我们与湖南卫视签订的保密协议,我们不能透露这笔费用具体是多少,但这部分费用在我们第二季度成本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而剩余部分会计入我们第三季度财报中。对于我们来说,即便考虑到这种成本,我们第二季度的利润率仍然出现增长。至于第三季度,我们在此想提醒投资者的是,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对YY很有益处,但同时也是一次尝试。

我们目前尚无法就这种合作给出具体营收数据。但我们认为,《快乐男声》定会给我们带来不错的回报,再者说我们也不会做亏本赚吆喝的事情。我们认为,从总体上讲,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机遇,可以从电视行业学习很多经验,而且我们也不会赔钱。我们对此次合作期望很高。

花旗银行分析师李牧之(Muzhi Li):我也想问有关YY与湖南卫视的合作,这种合作提升了YY作为媒体属性的价值,从战略上讲,你们是否计划进入广告服务市场?

李学凌:首先,我们从来没有说YY是拒绝做广告的,广告一直是YY公司业务中的一部分,但是对于YY平台,以及真人秀节目来说,我们还是偏重于激励用户付费行为,因为社区和用户付费是我们业务中比较稳健的一个方面,所以我们比较偏向于这个方面。

李牧之:我的第二问题与竞争有关,比如来自腾讯和百度(135.59,0.66,0.49%)的竞争,业界盛传这两家公司都将进军实时真人秀表演市场,并开始招募相关人才,收购相关平台,这是真的吗?你们打算如何将用户继续留在YY平台上?请管理层谈一谈这种潜在竞争。

李学凌:在任何一个行业,当它具有一定比较好的潜在优势和未来的时候,都会吸引许多公司进入,我目前尚不清楚腾讯和百度是否会进入这个行业,如果真的进入,对整个行业其实是积极的事情,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一个行业的时候,这个行业才会在这种中获得充分的成长。

如果只有YY一家公司来做这个领域的话,我相信我们的宣传能力和推广能力是不够的,如果有更公司来宣传和推广的话,这对整个行业是有更多好处的。其次,长期以来YY就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我们社区的成熟度,以及与社区超级明星(super star)和用户关系的处理方面,我们都处于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所以,我认为这种竞争对我们而言,更多是有益的事情。

派杰分析师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你们第二季度业绩表现强劲,大大超出了预期,请管理层谈一谈第三和第四季度利润率趋势?

何震宇:尽管我们进行了大量投资,第二季度利润率仍然出现了增长。我在回答前面分析师的问题时,也曾简要提到,由于与湖南卫视的合作,我们第三季度业务会受到影响,因为我们需要向湖南卫视支付一定的费用,这笔费用会作为内容成本计入财报。但另一方面,与湖南卫视的合作也会给我们带来收入。

我们认为,鉴于在一个季度内计入的内容成本,第三季度毛利率会受到一些负面影响,但是,我们的运营利润率会进一步增长,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运营效率提升,我们对内容成本进行了有效控制。总体而言,第三季度利润率看上去会十分乐观,虽然毛利率会承受一定的压力,但运营利润率会进一步提升。

当然,我们可以有效控制净利润率。例如,在第二季度,我们的净利润率出现大幅增长,这部分得益于人民币升值。我们的净利润率仍然会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因为没有人清楚人民币的走势。所以,运营利润率更具预测性。

吉恩·蒙斯特:您在谈到运营利润率增长和毛利率增长时,是指环比还是同比增长?

何震宇:环比,季度同季度之间的比较。

吉恩·蒙斯特:管理层能否详细谈一谈YY公司在教育等垂直领域的最新情况,比如何时对垂直领域进行商业化,比如教育领域的机遇等等。

李学凌:我们始终认为,教育网络化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我们也见证了许多教育机构在YY平台上的成长,但我认为YY平台上的整体教育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也是我们多次强调的问题。因为在教育这个领域,它不可能在一个月或两个月内发生比较大的改变,但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特别好的典型案例的出现。下面我就来举一个例子。

YY平台上有一个老师是从传统教育机构出来的,由于他可能不希望我公布他的名字,所以我就不透露了。他刚到YY平台上做教育的时候,最初的月收入只有20万元人民币,四个月以后,他的月收入已经达到了90万元人民币。所以,我们很欣喜地看到,一些来自于传统领域的老师,已经具备了在互联网上生存的能力。

这种具有生存能力的名师,对于整个行业的其他老师来说,都会是一种巨大的鼓舞。所以,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许多垂直教育领域内,已经形成了很多的商业循环,我们看到单个老师就可以在网络上开课,并且可以持续地进行营销,以获得学员,保持收入的稳定增长。在我们看来,这些都是特别有意义的现象。

 华兴资本分析师范育恒(Yu-Heng Fan):我的问题与《快乐男声》有关。这台节目从今年7月开播以来,给YY公司增加了多少用户?

何震宇:《快乐男声》目前仍在进行之中,这台节目从7月开始,现在才是8月初,它会一直持续到9月。当我们评估这次活动时,并不以日为单位,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认为,这次合作对YY而言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它创造了机会,让我们可以接触更多的用户,扩大用户群。目前,我们暂时无法提供具体数字,来量化《快乐男声》给我们增加的用户数量。由于与湖南卫视签订了保密协议,我们也不能披露具体的用户数字。也许到第三季度结束时,我们会向外界披露一些相关的数字。

 范育恒:第二个问题是关于YY在线游戏业务,请管理层谈一谈YY在线游戏第二季度ARPU值和付费用户增长等数据。

何震宇:我们在线游戏业务在第二季度的表现非常抢眼。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我们就在YY平台上推出了大量体验不错的游戏,比如《街机三国》,这款游戏在第二季度仍然持续良好表现。我们每个季度会根据产品组合和市场条件等情况对游戏数量做出调整,从全年趋势来看,我们通常会增加5到6款游戏,实际情况也就在这个区间上下浮动。

 八六证券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首先,请管理层谈一谈YY公司在未来两到三年的长期定位。其次,能否介绍一下YY在两年后的营收构成,估计会有多少来自于移动端?

 李学凌:我先来回答你问题的前半部分,YY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们以前也讲过,YY的定位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首先,我们一定是富集通讯社区平台,这就是我们所在的行业,“让人互动”(engage people)也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如果再进一步细化的话,我们可以看一下在音乐方面,有哪些事情是我们想做但没有做完的事情。

首先,我们在音乐领域一直在经历一个过程,那就是从个人娱乐表演到个人职业化音乐发展,再到成为有一定名气的明星,甚至有可能成为超级明星,也可能是一个集体的超级明星团队。从细节上讲,我们还没有完成这样一个成长经历,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超级明星团队,这个团队具有社会影响力。这也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

这也是我们想办法与湖南卫视合作的原因,我们希望能够慢慢让YY上的歌手,或是社会上的歌手通过YY成长为超级明星,这是我们长期努力的方向。其次,我们以前就讲过,中国的在线教育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学生的物理成本和占用时间成本都非常高,我想全球都有这样的一个趋势。

我们希望,通过实时的互动语音和视频能力,能使得在线教育本身变得非常简单,同时大大降低用户在线教育成本。一个老师以往可能只能教50个或100个学生,但是通过互联网技术,他可能能教1000个或2000个学生。这些都是能够在未来带来巨大变化的领域。另外,在一些新的垂直领域,我们也能看到语音与视频技术可能带来的行业性变革,我们在一些新的小的领域也看到了这种趋势。

何震宇:至于你问题的后半部分,即两年后的YY收入构成问题,老实说,这个问题在眼下还很难回答。如果回顾YY的发展史,我们从2007年才开始对音乐业务进行商业化,到2012年,这项业务在YY总营收的占比约为30%,今年的占比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所以说,营收比例取决于我们的商业化安排,我们目前还很难对两年之后的收入构成状况做出明确预测。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在两年以后会从教育业务获得收入,移动端也会对营收做出贡献,但现阶段还难以对具体收入比例做出预测。

  摩根大通(56.41,-0.14,-0.24%)分析师艾利克斯·姚(Alex Yao):我也有两个问题。首先,管理层能否谈一谈音乐业务和游戏业务的营收贡献,这两项业务也遵循“80/20规律”吗?其次,请你们以与湖南卫视的合作为例,详细介绍一下YY内容战略。

 何震宇:YY音乐业务确实存在80/20规律,但这种现象是健康的。在在线游戏领域,游戏厂商的收入主要集中在几款重磅游戏上。在YY音乐平台上,排名最靠前的五位表演者的收入合计小于YY音乐业务总收入的5%,排名前十的表演者收入合计占YY音乐总收入的5%-10%。我认为,YY音乐业务收入是健康的,所有行业都存在80/20规律。我们认为,从总体上讲,音乐业务的营收贡献要远低于游戏业务。

 李学凌:我们刚才已经说过,YY音乐业务的目标是培养像“MAY,20”这样的超级明星团队,所以,在这个方向上的任何有意义的尝试,我们都会去做的。只要对我们目标有意义的活动,我们都愿意去尝试,我们会尝试更多类似的合作。第二,我们其实不是一个内容购买的机制,相反,我们一直在尝试互联网和电视共同制作内容,通过电视和互联网的互动来制作节目。

实际上,我们的线下节目制作时间已经超过了电视节目的制作时间,我们也有独立的内容输出。最近大家也可以看到,一些线下比赛的已经剪辑好的视频,也会放到网络上。所以,这并不是一种内容购买行为,它的本质是两者共同生产内容。我们之所以现在会出钱购买内容,是因为电视业对互联网业的理解其实还不够深入。我认为,随着电视业对互联网理解的深入相关费用会急剧下降。

  巴克莱资本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你们刚才也谈到了第三季度的利润率趋势。不过,管理层预计未来利润率提升的空间还有多大?

 何震宇:从短期看,正如我之前所说,由于与湖南卫视的合作产生的内容成本,YY第三季度毛利率会承受一定的环比压力,但我们相信运营利润率仍将进一步增长。从长期看,我们对利润率趋势非常乐观。我之所以这样说,原因在于我们会提供颇具互动性的活动,这就是我们的业务。

虽然我们不是印钞机,但我们会为众多不同种类的内容提供者创造机会。比如,YY平台上教学的老师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而我们一无所获。当我们开始进行商业化,所有这些活动会帮助提升利润率。当我们在2007年开始对音乐业务实施商业化时,YY公司利润率骤然上升,且持续提升。我们认为未来几个季度甚至几年内会重复这种趋势。

艾丽西亚·雅普:YY公司在利润率方面是否有更大的目标?

 何震宇:我不想向大家提供不切实际的预期,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YY公司专注于向用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让用户满意,打造绝佳的用户体验。我们认为,只要做好这几件事情,利润率自然会上升。我们存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创造利润,而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所以,你问我明年YY利润率会怎样,老实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公司总的发展方向,那就是继续做大做强。

 艾丽西亚·雅普:最后一个问题,请问YY公司打算推出移动游戏平台吗?在与游戏开发者的合作上有什么目标吗?

 何震宇:众所周知,YY在线游戏业务主要是浏览器游戏,根据这种模式,我们与浏览器游戏开发者进行合作,与所有这些游戏开发者进行收入分成。在过去几年,我们基本上采用这种合作模式,而且取得了成功。至于未来趋势,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移动端的商业潜力会逐渐显现出来,我们正处于一个5-10年行业周期的初期。

因此,我们正在尝试打造一个绝佳的移动平台,以便能从这种趋势获益。我们将要打造一个不同于竞争对手的移动平台,能让我们充分利用YY平台特有的优势,也就是说,我们拥有大量的游戏玩家。所以,我们认为YY移动游戏平台会与当前在线游戏平台有些不同。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阿伦·赫拉维尔(Alan Hellawell):第一个问题,请谈一下收入的主要驱动因素,它们的所贡献的比例情况如何?

  何震宇:我们第二季度营收取得了强劲增长,营收增长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用户数增长,二是ARPU值增长,而前者的营收贡献又超过了后者。也就是说,我们成功地将很多活跃用户转变成了付费用户。例如,YY音乐业务的付费用户数已经突破65万。YY游戏业务的付费用户也出现了适当增长。我们第二季度业绩喜人,这两个因素功不可没。

与此同时,YY平台的ARPU值也出现了增长,我认为这一趋势将会持续下去。这意味着我们未来的目标会逐步实现,而营收也会稳步增长。我们会尽力牢牢抓住这种趋势,例如,如李总所说,YY音乐平台上开展了大量营销推广活动,有时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实现用户的增长,让他们乐于花点钱参与我们的活动。

有时,我们的营销活动是为了鼓励用户花更多的钱购买虚拟商品,从而提升我们的ARPU值。因此,我很难告诉你,在YY公司的营收中,用户增长贡献了多少,ARPU值增长又占了多大的比例,而我们的未来目标是,继续实现这两项重要指标的增长

此条目发表在 最新资讯, 欢聚时代YY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