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时代李学凌:做了YY才知道中国有多大

我做了YY才知道中国有多大,微博好像每个人都知道,不过四亿用户,YY好像每个人都不知道,但它也是四亿用户。

关键看你能不能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只要有价值,收入肯定会上升,2010年做音乐时,年收入目标200万,结果2011年我们做了5,000万。只要你做好东西,收入会超越你的预期,如果你的出发点是一定要赚多少钱,并把心思花在这方面,结果可能不怎么样。

最重要的还是要用户离不开你,做长期的公司,我们第一年只有60万,一个朋友第一年是零,第二年我们一两百万,他们上千万,我们第三年三四百万,他们过亿了,他们做游戏,营业额上来很快,很多人很羡慕,我说没有什么羡慕的,我们就是这个命,我们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注定了只能赚这样的钱,很慢很慢的成长,必须把用户积累起来,让他们沉淀下来。

依靠产品的公司上来快,下去也快。做平台一直在成长,但做平台死的人太多。

我们的用户是草根性用户,这要求你做的东西要是有用的,是有需求的,对白领,你可以用时尚潮流去忽悠他们,对草根则不行,他们甚至连新闻都不看。

网易的文化比较熏陶人,它是一种没人管的文化,任何小的团队都是完整建制,大公司很难看到,曾经刚来的一个新同事,负责网易土木信息的网站,他问我们要文章发布系统,我也同意,丁磊知道后就说,你干嘛要用他们的,干嘛不自己写一遍?你最好不要依赖别人,依赖就会抱怨。

最近有一本书:穷创业。网易内部是穷创业,要人头可以,但没有市场费用,都是在比较简朴的环境下生存。没有人谈回报,工资也很低,打赢了也没有奖励,输了会被干掉,在广州没地方去,人才竞争不激烈,同时给人空间。

早期的人玩游戏三年后,已经不怎么玩,即便在玩,也能关注其他事情,任何一个人不可能一开始就是你想要的用户,任何一个颠覆性产品刚出现时,都是非常幼稚,无聊的,简陋的,比如三寸存储盘。

腾讯的最大优势是规模,如果你只有腾讯的1%,它可能迅速就把你覆盖掉,如果是十分之一,它就难说服每个用户,所以你能做的是迅速做大你的规模。它并不是直接将你干掉,而是迅速覆盖新的用户,比如覆盖它5%的其他用户,可能规模就是你的5倍。我们在外面看,好像腾讯每转向一个新市场都成功,但并不是这样的,那只说明你不够强大。

腾讯过去抄袭的是虚拟的业务,这也是YY要增加线下合作伙伴生态链的原因。腾讯没有打过迅雷。这也教育我,不需要天天盯着它,我天天盯着迅雷,看它的反应。但后来我意识到,不需要天天盯着你的对手,而是要抓住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也是最深刻的三个哲学问题,(三个问题中)没有一个是你的敌人是谁。

我最担心的不是腾讯,腾讯能拿我们怎么样?我最担心的是,你有没有找到用户的需求,能不能在用户需求上持续成长。

平台是我一直的梦想。所谓产品与平台结合,把一个产品做十年,磨合打造,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同时这个产品又是一个非常大的生意,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假如我们造车,我们希望做到动力最好,驾驶感最好,加速最快,过弯道最平稳等等参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直到做出世界上最好的轿车。这种机会是我一直在追寻的,YY应该算是这样的产品。

平台有两个特点:生命周期特别悠长,最好超过人的生命,用户规模要足够大。百货大楼当用户量到一定程度就成为平台,小卖部就不能成为平台,你的量不能给很多人用,多玩也算一个平台,但我们最终还是希望慢慢(和其他的平台在一起)变成一个平台,同时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我们不是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是在音乐表演、教育等几个领域的专业价值公司,淘宝也是电子商务的公司,它会自动的延展到移动互联网,我们不会专门为移动互联网而移动互联网。

此条目发表在 最新资讯, 欢聚时代YY, 社交媒体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